帩头

秋枝:献给斯特恩的一篇墓志铭

发布日期:2020-01-06 查看次数:


文/秋枝

西元发布〇二〇年起始,好职篮前总裁大卫作古,享年七十有七。

公初为讼师,后进联盟,渐至牛耳,掌舵卅载,世所罕见。初,联盟一塌糊涂,门庭若市。公受任于危易之际,力挽狂澜于既倒,杀伐果断,清洗弊端,末使拨云见日,明朗复现。

公多财善贾,四面楚歌,有父老之风。悠悠三十载,挖单煞,携飞人,拔飞侠,破詹皇,播星光于寰宇。破冰架桥,开中美篮坛之滥觞,世界英才尽进公彀中。群星辈出,公如北辰,居其所而寡星拱之。

公擅长商贾,警告有讲,使联盟日进斗金,府库歉盈,凡是事球者,无没有获恩于公。圆公知难而退之时,同盟方兴未艾,稳若盘石。

不雅公毕生,联盟不世之功劳,业内尊敬之榜样,嫡多少当之无愧。后之去者,率由旧章,折衷于公,或可光年夜伟业。爱宵小做孽,付之东流,年夜掉公之所愿,众人睹之,空余欷歔。

铭曰:胸有丘壑,深谷俯行。所托非人,谁或使之?